美术影视表演编导播音主持书法
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艺考时讯 >
栏目推荐
学校介绍
学校特色
学校环境
荣誉证书
教学成果
联系我们
是什么导致画廊模式的日益衰败

 

 Vanessa Carlos在2017年伦敦艺术商业会议上。图片:Courtesy the Art Business Conference

  一场名为《画廊智库:演变中的画廊模型》(The Gallery Think Tank: The Evolving Gallery Model)的对谈在今年的伦敦艺术贸易会议上引起了不少关注。这个对谈的题目也许有些过于平实,但其希望抒发的紧急感却非常显著。而在这样一个许多备受关注的画廊接连倒闭的季度,人们所有的焦点便都集合在了座谈会成员、Carlos/Ishikawa画廊的Vanessa Carols的身上。

  Carlos也是Condo的开创人,而Condo是一个布满想象力的空间交流筹划。它被宣传为一个稀有的、主动在艰苦环境中铸造新模式的典型。

  而Carlos座谈会的其余成员,包含古董商Lennox Cato、Preston Benson、还有新画廊综合体的经理人Cromwell Place等都奉献了他们本人的一些洞见。我们在整理了一些Carols最具启示性的视察,并将其摆设如下:

  1、“超过一半”的画廊正在赔钱

  在像伦敦、纽约这样的艺术之都,由房地产带来的处罚正在损害整个画廊体系。人们对这个事实早已不觉意外。然而,Carlos将人们的感到进一步深入,以更详细地评估问题的实质:

  “拿出2014年伦敦画廊的所有公然交易记载,并将它们(数据)匿名陈列出来。很有趣的是超过半数的画廊都浮现出红色。造成现在这种现象的原因是鲜明与不真诚、不坦诚地对待自己的艺术家们。”

  那么,针对此的解决之道是什么?——答案为“老实”。

  Carlos持续说:“我认为这取决于你作为一个画廊主会去做些什么。假如你进行一个真诚的对话,你的艺术家们便会因这个理由而留在你的身边,而你也并不需要成为香奈儿那样的人物。然而,这一切正是许多画廊所面临的压力,因为相较于艺术,它们更热情于自己的品牌运营。正因如斯,画廊们使自己卷入了许多债务之中。于是我们便会惊奇地发现,只有少得可怜的画廊在这个产业中赚取实利。”

  2、但这与金钱无关

  Carlos说:“小、中型画廊所面临的挑衅都有迹可循:我们都知道画廊所付出的代价、它们被赋予的等待值与它们销售的艺术品的价钱相比极不相称。”

  “对我而言,问题在于画廊、藏家到艺术家在支持艺术家和画廊每个阶段的职业发展时都极度缺少责任感。或许每个人在画廊倒闭时都会表现得极度震惊,但一切发生起来却是那般简略。”

  Carlos还读了一段巴塞尔艺术商Jean-Claude Freymond-Guth最近执笔的一封情感充分的离别信的选段。在这封信中他描写了以迎合孤立的精英为主的一种体制,而这个体系已慢慢走向疏离,并且不再倡导贡献与牺牲。

  Carlos说:“我们都知道这一切的发生与房租和展览会的昂贵开销无关。这一切的要害是一种看待艺术的主体态度,我们想从艺术中得到什么,以及我们如何拥有一种确保我们能得到想要的事物的责任感。”

  3、被高估的线上革命

  多年以来,网站销售被宣传为躲避实体空间模式所带来的问题的解决之道。然而,当Adam询问Carlos关于线上销售的重要性的时,Carlos表示出的却是支持却不适度热忱的立场。

  “线上销售很重要,而且我的许多销售也确真实线上以jpg与pdf文件传输的方式产生。但是,拥有一个实体空间对我而言将会一直拥有重要性,因为艺术家们需要在画廊的空间内创作许多作品,实体画廊对他们而言也是一种试验空间。另外,对艺术的实地休会当然也是最棒的一种快活之一。所以,为什么我们要剥夺这一切呢?”

  Carlos还弥补道:“正如我已经说过的那样,线上的部分无疑举足轻重,只管我以为还没有任何一个线上平台已经攻破了现有的规矩与机制。”

  4、Condo的运行模式是胜利的,并且正在逐步扩大

  Condo的建议将目标城市的画廊集结起来主办城外画廊的新近展览。这种模式被赞许为应对危机的“优雅解决之道”。

  Carlos表现,Condo不仅解答了艺术系统的经济问题,还对平安运行系统所带来的活气匮乏的问题提出了应对之道:“我开端思考艺博会是如何局限了实验的等级,以及艺术家与画廊们所能承当的危险。”

  “我认为我们既然拥有这些租赁的俏丽处所,与其拿去租用一些世界各地的暂时摊位,我们何不邀请一些伦敦画廊作为主人,与一些访问伦敦的国际艺术家们分享它们的空间。另外,这是一个非盈利项目,所以由主人提供他们的实体空间……当艺术家们需要在一座自己没有太多人脉的城市举办展览时,这显然是一种更聪慧的做法,因为画廊主能为艺术家们供给他们经营多年的人脉网络。”

  “因此,我们于2016年在伦敦开启了Condo项目。其能量无穷。一些艺术商告知我,这个项目使他们回想起他们创办画廊的初衷。另外,非常激昂人心的是纽约的项目也在跟进,且在今年夏天发展起来。而现在我们正在准备于4月开启的在墨西哥城的方案。我还希望这个项目能在亚洲(上海打算正在进行中)、欧洲、北美、南美,也许还有中东展开。”

  5、“毫无意义的艺博会”时代已经终结

  Carlos表示:“Condo不会代替艺博会,但是它将取代毫无意义的艺博会……我希望!藏家们希望去巴塞尔那样大型、高质的博览会,或是小型、经过精挑细选的艺博会。他们不想去十个平铺直叙的博览会。同理也实用于这些画廊:画廊们一年之中不需要多于三到四场艺博会,但是有些画廊却一个月就办上一场。”

  6、但一切仍是与精英品牌化有关

  Carlos表示,在这种新型模型中她找到的唯一无法解决的问题是它的规模:

  “依据定义,Condo需要树立得尽量小。我无法将每个想加入的人都收录在内。越来越多人向我要求参加,但对我而言,许多艺博会的问题便在于它们涵盖了过多的东西以致于我无法阅读,看见乃至消化所有内容。另外,我希望利用Condo创造一些对观看与有意义的对话有益的事物。这就是Condo无法发展得巨型的原因。”

  但这并不意味着Condo的点子与想法无法发展下去。“我一直以来尽力去做的是,当另外一些我不想在其地域开展Condo的城市接洽我时,我会提议他们去做出一个他们自己版本的东西。我愿意为他们提供赞助。只是不想那一切以Condo的名义进行。”

 从左至右:Preston Benson、Vanessa Carlos、Georgina Adam和Lennox Cato。图片:Courtesy the Art Business Conference



上一篇:经典与创新
下一篇:为何这个“未见过的”摄影展会成了“网红”?
 
友情链接